无题:流行时代

 

 

1

哦,妈妈

当我背起行囊走向远方

你站在高高的土岗上

故乡的秋风,早吹白了你的长发

故乡的黄土,已浸裂了你的双手

哦,妈妈

我知道你呀,妈妈

你十八岁上嫁给了我的父亲

那时十里八乡有名的游手好闲

我的父亲没少让你伤心牵挂

两年后你有了新的安慰

我的大姐她一定非常的乖

妈妈你也一定非常的疼她

六岁上大姐不幸夭折

妈妈,你从未向我提及过我可怜的大姐

哦,妈妈

可我知道你呀,妈妈

大姐她一定永远睡在娘的心里

妈妈你一定一辈子记得大姐喊你第一声:娘

你是如此拼命地想要一个大姐一样的女儿

于是我有了我的大哥、我的二哥、我的三哥、我的四哥

妈妈,你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妈妈,当我第一声啼哭向你骄傲的宣告我的降临

你只看了我一眼就晕了过去

哦,妈妈

但愿我知道你是因为生我的痛苦

或是因为随我一起来的我那短命的五哥

他还未来的及看这世界一眼就去了被扔在路旁的湖塘

 

那是一个不可思议和荒夷遍地的年代

饥饿和日复一日的劳作严重地损害了你的身体

慢性炎症几乎折磨了你整整一生

哦,妈妈,我们是喝了你的乳汁长大的

我们是你用一块一块破旧的补丁缀成的襁褓抱出来的

我们是你用一张一张玉米和红薯烙成的煎饼摞起来的

我们是你用一坛一坛咸菜疙瘩泡成的腌菜喂出来的

哦,妈妈

我们知道你呀,妈妈

    

2

哦,妈妈,当我背起行囊走向远方

你站在高高的土岗上

陌生的城市向我招手闪烁着梦幻的霓虹

走在田野熟悉的小道上我脚步匆匆

空气里飘浮着稻花即将成熟的馨香

耳畔传来父亲沉重的喘息

坚持要送我的父亲已几乎跟不上我急促的脚步

父亲,您请回吧,我已经十八岁了

十八岁?那可是你初尝命运艰辛的开始呀

你曾经跟着爷爷推着独木轮小车贩过私盐

你曾经背着邮包走街穿巷当过邮差

你曾经闯过东北又被当作盲流遣返回乡

你曾经在南京的园艺园里做过学徒而泪洒长江

多少年后,父亲

当二哥陪你重返南京

当你面对滔滔的长江

我知道父亲你一定有很多很多的感想

哦,父亲,我并不讳言

在那段疯狂而无理智的时代

你曾经叱吒一时,然而

当所有的梦都已破灭

当所有的机遇都已消逝

当所有的世俗都在你左右

当所有的饥饿都向你伸出手

你放弃了所有的梦想

你从镇上,回到了家里

重新操起了你最厌恶的农活

父亲,我深深的理解你

当你终于把我,这个你最小的儿子

送上不同于父辈的人生之旅

也许是你最后的希望之旅

哦,父亲

你却老了

    

3

哦,妈妈

当我背起行囊走向远方

你站在高高的土岗上

在父亲微驼的背影中我忍不住回头凝望

依然清晰可见的是那四间破败的土房

那是一座已经有百年历史的老屋

那曾经是我曾祖父生息的地方

那是一座已经被血与火洗礼的老屋

日本鬼子枪刀的刺痕依然深深地扎在乌黑的门板上

那是一座已经在风雨中飘摇欲坠的老屋

每年全家都惊惧地等待着暴雨过后如期而至的屋漏

狂风怒号中屋顶腐败的稻草被吹翻了一角

 

那是我的家

那是我唯一叫家的地方

那是我最快乐和无忧无虑的地方

那是我最心伤和深恶痛绝的地方

那是我向它挥一挥手即将弃它而去

曾经发誓将它永远遗忘的地方

可是我却迈不动我如同灌了铅的双腿

为什么不争气的泪水已溢满了我的眼眶

    

哦,妈妈

当我背起行囊走向远方

你站在高高的土岗上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阿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